您当前位置:北戴河会永农家院家庭旅馆网旅游资讯 —北方的农家院

北方的农家院

2013-1-4 18:26:30 本站原创 佚名 【字体:
 

近日,在网上欣赏了一位朋友上传的''北方农家院''的多幅照片,深深触动了我那根善忆的神经,不由地想起了东北、西北两地不同风格的''农家小院''。那种奇妙的构思,精致的建筑,多用的功能,安祥的憩静,连同主人的热情实诚清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。不得不拿起笔来尽情地书写出来心中那尘封已久的感受。
点击浏览下一页

1977年3月,唐山大地震刚过半年,部队转场来到秦皇岛昌黎县[原属唐山地区],由于营房毁损严重,暂借住在邻村农家里。近似东北式的农家院,多以五间北房为主,很少盖配房。主要结构为不太厚的砖石墙,古典式的大窗户,红瓦房顶,两头为单门单间,中部为三间对开门,当间的堂屋朝后开一门,形成一通道式样。很少有固定的院墙,大多是用竹杆、树枝等围成的篱笆,院内种植着各种蔬菜,绿油油地透出一股生机。整体上看,房屋显得简单轻盈,院落显得温馨透亮。生活其中,有一种身心倍感愉悦的畅快。
我们与主人在中间的屋内相向而居。那时我任警卫班长,每天主要以手枪训练为主,基本上是早出晚归。房东老两口只有一女,人不算俊美,但也挺秀气,被视为掌上明珠。大叔因会木匠技术,就经常在部队基建恢复工程中做些杂活,时日稍久,与许多领导、干部战士混得很熟。我们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虽不在一起工作,不在一个锅里吃饭,但接触的机会仍然很多。尤其是饭前饭后和晚上就寝前,见面更多,随着时间推移和熟知度的提高,互相交流也就多了起来。也许正是这种状况引发了一个小小的有趣''插曲''。大概是三个月后,大叔竟找到我们的指导员,要求将其女儿介绍于我作对象,指导员以战士不允许在驻地谈对象为由婉言回绝。事后问我怎么回事,搞得我一头''雾水'',因为对此我并不知情。为了减少这样不必要的麻烦,很快就统一搬回了还没有完全就序的营房内。此后,我与大叔相见时,总有一种尴尬的感觉。1980年部队移防到河北张家口地区的怀来县,81年6月份,结婚后的爱人第一次探亲来到部队。因当时设施不太完善,没有统一的家属院,只好住在附近的农家中。因此,又让我再次领略了西北''农家小院''的又一种风趣。点击浏览下一页

西北与东北的农家院风格截然不同。古老的房屋多以白土夯制而成,土墙、土顶、土院,满眼都是土的颜色,以致于从远处看去,要不是村中的稀少树木作标志,真难分出村落和大地的区别。此地的院子很大,可主房却少,大多只有3间,同样两间对开,中间为堂屋。灶火建在堂屋靠墙角处,由于贫穷,长年做饭烧的是柴草。主食以土豆、棒子面、莜面为主。我的房东老两口膝下三子一女,小儿子当时已27岁,都仍未成婚。女儿因家中条件所限,借宿在亲戚家,腾出一间房给我们,为的是每天有5毛钱的补偿费。大爷清瘦,少言寡语,大娘身宽体胖,爽朗善谈,只是提起儿子们的婚事,才显露出少有的忧愁。那时部队的细粮也只有百分之三十,每当我们吃大米饭或面食,都会给大爷大娘盛些送过去,在连声感谢中他们却很少食用,而是等儿女们回来后,人均分些尝尝。有时我们饭做得少而没再盛送时,好象做错了什么一样,弄得十分不好意
冬季大雪过后,小院就被一片雪白覆盖了起来,特别是屋顶上厚厚的积雪,在阳光照射下,闪烁出刺眼的光亮。消融的雪水经零下二十度的寒风吹过,就变成了一挂挂的檐凌,让小院又陡增了另一种别致的风景。这就是我心目中两地''北方的农家小院'',它既承载了当地的历史、文化和习俗,又蕴含了当地人的风格与性情。时隔多年,当初小院的格局一定已被打破,但打不破的是那种民族特点和两地人憨实热情的纯朴。多趣的''农家小院'',你永远珍藏在了我的心中。

 
 
三人间 家庭间
外面的街道 客房内的卫浴
双人情侣间 标准二人间